Site Loader

杭州拱墅区东新街道“数字”解法解好基层街区治理难题

860亩地域范围、180万方建筑面积、56幢楼宇、5000多户居民、3536家企业、2个大型购物商场、18家酒吧,游客峰值1.3万人……在杭州新天地这个超级街区内,业态多元、需求多样、管理多头等问题始终考验着属地东新街道基层治理能力。在浙江全省数字化改革滚滚浪潮驱动下,面对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道“必答题”,杭州市拱墅区东新街道给出的“数字”解法——

梳理“清单” 找准“跑道”,让答案“不跑题”

面对庞杂繁重的街区治理任务,基层数字化改革要从哪里着手?东新街道在“152”体系框架内找准街区治理细分跑道,通过需求清单、场景应用清单、改革清单“三张清单”,理出了清晰的改革路线。

酒吧噪音扰民是新天地街区治理中常见的问题。“音响设备噪音属于城管部门管理,人员聚集噪音又属于公安部门管理,两种噪音交织在一起,如何判断是哪个超标了?又如何确定应该由谁来管?这些都是过去非常棘手的问题”东新综合行政执法中队负责人说。

像这种看的见、管不着,多头管、管不好的问题,都被列上了改革需求清单。长长的需求清单包含了治理、服务两个层面10大类53项核心业务事项。同样,场景应用清单、改革清单也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画出了一张街区治理领域数字化改革的整体“路线图”。

“有了清单,就像是读懂了题意,理出了解题思路,找准了答题方向,让我们胸有成竹。”东新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卉比喻说。

在众多“解法”中找到“最优解”

在东新街道数字驾驶舱内,街区的三维立体地图赫然展现在大屏前,街区、楼宇、企业人流情况、商业活力指数、事件预警等信息一目了然。跳动数据背后,是东新街道在数字化领域长期探索和积累。

早在2019年,东新街道就率先建成杭州市首批街道级的数字驾驶舱,先后承接了9个市级场景应用落地,获得杭州数字赋能基层社会治理十佳街道,推出了食安慧眼、智慧电梯、智慧消防等一系列管用、好用的应用场景。

“以前这条路两边都是违停的车辆”万家星城社区书记指着小区门口的东文路说。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东新街道通过“便捷泊车”中两个技术指标,在一路之隔的新天地街区“找出”600个夜间空余车位共享给小区居民,实现抬头见车位、扫码办手续。罚单变成二维码后,居民停车容易了,路面违停少了,停车场收入也增加了。实施三个月时间,路面违停减少66%,新天地停车库停车指数增长17%。

用更少的资源解决更多的问题才是最优解法。为此,依托强大的现有资源,街道在改革之初就设定了“人员力量不增加,资金投入不增加,平台系统不增加”限定条件,通过增量开发、数据共享、力量协同、平台整合等方式,像搭积木一般用原有的数字化资源组件不断“搭建”出新的应用。

在具体“答案”中归纳通用“公式”

数字化改革是一场重塑性的制度革命,不仅仅表现场景应用的“遍地开花”,更需要形成理论制度规范体系成果。

机制制度层面的问题是制约街区治理效能的深层原因。街道深刻把握数字化改革和治理领域一系列改革一脉相承的内在联系,形成了一套街区治理制度体系。

在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基础上,不断深化形成了大综合一体化治理机制。成立街道综合执法办公室、强化综合执法队伍力量、明确事项目录和权责边界;整合“基层治理四平台”和数字驾驶舱构建一体化整体智治平台,实现一体化指挥;探索“综合查一次”,助推综合执法+专业执法的协同……不断推动治理力量从“分散”到“协同”。

“现在我们能即时收到一体化整体智治平台的指令,只要两名队员就能解决原先涉及城管、公安职能的酒吧噪音问题。”东新综合行政执法中队负责人介绍说。

1分钟派单、5分钟到达、20分钟解决——随着物业公司、维保单位等专业力量纳入指挥联动体系,网格问题处置不再由行政力量单一承担,“1520”网格处置机制让网格力量从“单一”变成“多元”。

而行业联盟自治机制,更是通过信用指标、联盟监督等模式,让企业商家有了更多参与治理的途径。“物业联盟”、“工地联盟”、“酒吧联盟”等多个行业联盟成为街区治理中的一股“自转”力量。(徐贤良 黄狄波)

责编:叶壮

admin